铭记, 溺爱。

高校星歌剧之笨蛋减重日常(二)

1.每天饮食由那雪透负责管理
2.每天早晨晨跑由凤组那雪、天花寺、月皇、空闲陪同下完成
3.零食冷饮在‘星谷减重’计划还未废除前禁止(全员监督)
4.训练菜单由风前辈制定,全员监督
星谷一脸菜色地看着手上的这份减重计划,喝进嘴中美味的味增汤变得所然无味。放下手中的勺子,浑浑噩噩地走出食堂,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体会一下美好人生,
’嘭’,熟悉的痛感在脑袋上扩散开来,后颈的衣领被一双大手揪住。星谷深吸一口气,嘴中发出不满地声音“天花寺,不要……”,扑腾地手脚在看见身后色人的面孔时戛然而止,硬憋进嘴中的话让星谷深深地叹气。
他感觉这一年的叹气都在这几天消耗完了。
“不听话的Boy可是要进行惩罚呦”独特磁性的嗓音在打开门的刹那清晰地传入耳朵,凤组的成员心里颇不是滋味,看到星谷一副完全服从的样子,酸酸甜甜的滋味搅和在一起,着实让人心烦。
清晨天还未亮,薄薄的雾依稀可见,微凉的冷风吹在身上有些冻的发抖,宿舍楼门前黄晕的灯打在台阶下的五人身上,天花寺抱着双手微微哈气,一脸不爽地瞪了一眼身旁精神抖擞的星谷悠太“不识趣的家伙,要不是为了我们整个凤组,就可以给塔维安喂食了!”星谷挠着头“嘿嘿”两声,整个人都挂在说着傲娇话的天花寺身上,冰凉双手不老实的放在他的脸颊上,恶作剧完成后趁天花寺还没有回神一溜烟跑出去,身后队友的的无奈谁知道。
这一次减重计划星谷完全是乐在其中,跑步有人陪着,饭食也是那雪从网上查寻的独一无二的营养搭配均衡的食物,每天变着花样几乎没有重复的,上课打瞌睡那雪这几天也是随意的放纵他,在练习室排练时风前辈还专门针对他的训练菜单完成度也是100%的good。
几周的时间星谷的体重指标达到稳定,平时训练也没有耽误,在凤组所有人高兴的时刻,星谷却兴致缺缺地趴在桌子,天花寺抚摸着塔维安漫不经心的问道:“怎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本大爷陪你还不乐意了?”
““不,不””星谷听了连忙摇头,‘扑腾’一下站起来,像是想到什么跑到厨房的柜橱边翻找着,天花寺看他如此激动瞥了一眼没有理睬的样子,一副习以为常的继续手中的动作。
那雪,月皇,空闲三人手里抱着大纸箱,塔维安一边嗅一边围着纸箱周围打转,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那雪默不作声地把星谷从厨房里揪出来,无论星谷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挣脱出来,直到看见放在正中间的大纸箱才悻悻的摸摸鼻尖,知道那雪此时已经生气了,额……好吧不止那雪,其他三位好友的脸上的表情都无法用语言形容了。
规规矩矩的把纸箱打开,里面多的数不清的零食让看戏的天花寺一愣,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星谷缩缩脑袋只能把自己的压箱宝贝全部上交,那雪才开恩保留了一半,不过那些要征得那雪同意才可以吃。
第二天
柊组、凤组和华樱会风前辈们聚在一起,喝着下午茶吃着不知名的食物愉快地谈论着下一次舞台剧表演和这几天某人的糗事。

真_(´ཀ`」 ∠)__ 完结了

高校星歌剧之笨蛋减重日常(全员向)

使用说明:谨慎使用,随时会崩
                     文笔不大好(呃……无话可说了ヘ(・_|)

开文

咕噜~咕噜……
棕色的脑袋无精打采的趴在课桌上,午后的懒散困气在本来就没有精神的星谷悠太的脑袋里盘旋,慢慢吞噬着仅有的一丝理智,眼皮越来越沉重,塌下的的头渐渐枕在双手叠交的胳膊上,不大不小的鼾鼻声让坐在星谷悠太后面的那雪皱了下秀气的眉头。
讲台上秃顶老师带着黑色框架的眼睛在黑板上一板一眼地写下这节课的重点练习,底下的学生勉强打起精神盼望着下课铃声的响起,细碎的阳光洒在靠近窗户的课桌椅上,零散偷落在呼吸起伏有节奏的背部,熨烫整齐的制服在与桌面地摩挲中变得凌乱,肚子上的软肉不经意间从衬衫一角暴露在空气中,白白的软软的样子让人想戳一戳。
趴在臂窝的星谷悠太并没有多大的困意,脑袋不安分地想找一舒服的姿势强迫自己进入梦乡,不安分地小动作让那雪透小声地询问着,“星谷君?”身体的扭动停滞一下,从臂弯露出棕色色脑袋,凌乱的毛发下碧绿透明的眼睛水汪汪的夹杂着声音中略带委屈的尾音向那雪控诉道“那雪,我好饿。”
咕噜,咕噜——
肚子发出的抗议让那雪愣了一下,眼中的笑意让星谷悠太羞红了脸颊,“那雪!”音量不自在拔高了许多,周围的一切安静下来,空中的静谧被哈哈大笑的声音聊笼罩,脸上的热度如同蒸熟的虾饺,下课后星谷被严厉的秃头老师叫到办公室内喝了一下午的茶,最后还是那雪亲自苦口婆心地把人赎回来。
“呜哇”对于星谷来说最幸福的时光莫过于在食堂吃着那雪亲手做的美味便当,香喷喷的糯米上覆盖着一层色香味俱全的咖喱,“那雪,我还要!”饭菜的余香还停留在敏感的味蕾上,双眼亮晶晶看着那雪,还没有等到那雪的回应,一个爆栗狠狠地落下,“不知趣的家伙,今天吃得太多了。”
天花寺抱着手肘站在星谷的桌子旁边,皱着眉头说道“在这么吃下去,你连做演员最基本的资格都没有了,当然本大爷可不是关心你,我只是以凤组的角度提醒你这个白痴队长,不知趣的星谷。”围坐在周围的月皇海斗难得的与天花寺意见一致,抬头委屈巴巴的向那雪和空闲求救,可是那雪温柔的笑容中透露的黑气以及空闲默不作声地视而不见肿么回事,星谷在众队友的眼神的攻击下,神采奕奕的呆毛蔫蔫的屈服了。
练习室内五人围站在一起,盯着眼前的体重秤上的数字仿佛空气已经凝结的样子,天花寺揪住想要偷逃地星谷的领子,一脸阴沉的模样让心里发虚的星谷不安地咽下一口唾沫,“嘛,嘛天花寺”心虚的揉了揉脑袋,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队友一脸‘友善’的表情,星谷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晚上宿舍楼内
星谷一副乖宝宝的样子跪坐在方形桌子旁边软绵绵的垫子上,大气都不敢出。
‘嘭’关门的声音让星谷反射性地直了直僵硬的身体,眼睛偷偷瞄了一下那雪手中拿的袋子,压制住个人的好奇心,挺直腰板规规矩矩地坐好,天花寺抱着塔维安坐在星谷旁边,月皇海斗手中拿起那雪怀里的袋子放在星谷面前。
“这不是我以前的演出服吗?”
星谷拿着演出服看来去,两眼‘扑灵扑灵’地放光,这件修身似风衣简约版的演出服是星谷喜爱之一,记得刚拿到手的时候,星谷抱着睡了好几夜,直到演出完毕后在月皇强势的逼迫下星谷才依依不舍的换上别的衣服。
想起当时的情景,星谷就‘凶巴巴’地朝月皇海斗吐了吐舌头,“哼”月皇扭头拿起一本书轻拍在自家白痴队长的背上,“笨蛋星谷,快把衣服换好”。
星谷抱着衣服走到床边,脱下宽松的便服,露出小麦色的后背,凌散稍微长的碎发微微翘起,小肚腩上的软肉在消瘦的上身尤为突兀,倚靠在星谷身边的空闲用手指戳了又戳,“嗯……滑滑的,软软的”面无表情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意,就连天花寺放下手中的塔维安‘漫不经心’地走过来摸了摸肚腩上的肉肉。
“不知趣的家伙,赶快换衣服!”
“哦”
星谷有些纳闷的想天花寺怎么了,刚刚还在摸他的肉肉,怎么说变脸就变脸。
天花寺背过身去,喝一口凉茶,耳垂上的余热还未散去。
“袖口有些紧了”星谷屈起手臂另一只手手指勾着略紧的袖口,“裤子腰部也是”空闲接着补充道,“嘿嘿”星谷摸着头心虚的笑了笑,心里悲催的哀嚎道:今天绝对与我八字相冲。

先暂时就这些吧,感觉脑细胞都快耗尽了!_(:з」∠)_。。

名字不会起(不喜勿喷,可提意见)

那雪透*星谷(青梅竹马)
[透,帮妈妈去便利店买点东西好吗]
那雪妈妈探出头看着坐在电视机前的乖巧的儿子,眼底一片柔和。
[妈妈]
糯糯的声音带着少许的羞涩,淡米色的发丝轻触在稍微隆起的腹部,好软,在过一段时间自己就可以有弟弟和妹妹了,就可以一起玩游戏,小手小心翼翼地轻放在那个神奇的地方,心里也愈发期待了。
[妈妈,妹妹什么时候可以陪我一起玩?]
那雪妈妈放下手中的衣服,伸出手轻放在柔软的发丝上摸摸头,语中柔和带些调笑说[那,透希望什么时候呢?]
[我不知道]小小的那雪感觉这个答案不太合适,歪着小脑袋又想了想,[希望妹妹现在就陪我一起玩,我一定可以照顾好他们的]。噗嗤,那雪妈妈捂着嘴眼中满带着笑意看着一脸认真的儿子[呐,我也希望呢!]
[那,妈妈,我去便利店买些有营养的吃食,好让妹妹快些长大,到时候就可以和我一起玩了。]背上前不久新买的海豚书包,在纸条上写下需要购买的小物品,那雪妈妈蹲在那雪面前叮嘱好注意安全,[如果买的过程中遇到难题,一定要问前台的导购员,不要勉强自己。]
[嗯,我出门了,妈妈再见。]
望着小小的身影愈来愈远,那雪妈妈不禁感叹[真是长大了。]
今天是第一次独自去便利店,以往都是和妈妈一起来呢,那雪心里忐忑地抓紧斜挎在身体一侧的海豚挎包,红扑扑的脸蛋泄露了小主人的愉悦心情。
呼~呼~
终于到了,走到里面扑面而来的冷气让汗流浃背的那雪瞬间得到清爽,进进出出在宽阔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随即增加,那雪不禁感到一丝紧张,以往有妈妈陪同和紧紧攥在一起的手让那雪从没有注意过的一种氛围,不安的眼睛盯着光滑的瓷砖,沉重的脚步如脚底粘了强力胶一丝不动的站在一角,和刚才完全相反的心情让那雪有些应接不暇。
[要不要找导购员姐姐]
想起妈妈的叮嘱,一步一小步走到硕大的商场内部寻找导购员姐姐的身影,站在前台面前的那雪小脸红红的不好意思地询问面前的大姐姐,小声糯糯的声音在硕大商场里如同小蚂蚁的音量让面前的人没有注意到小小的那雪,那雪有些失落的走进商场内部,双手捏紧书包挎带深吸一口气“加油”,喊出声后不顾周围“这个小男孩好可爱”的议论声中跑向购物区,还是不要麻烦别人了,自己一定能够做到的。
下定决心的那雪拿出妈妈写的所需物品的清单,小短腿“哒哒”地跑在货柜前一一对比,伸手努力拿到自己的物品,转身的时候却不小心撞到旁边的人,那雪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不停地道歉,心里扑腾扑腾的跳个不停,等待了许久没有预想的训斥,而是一双比自己还要大一点青涩的手摸着头顶顶端的卷毛,熟悉明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那雪——]
棕黄色的毛发小有一双碧幽的双眸,明亮而开朗的嗓音在炎热的夏季无不是一股清泉,眼底的明晃晃的开心让那雪感到无比的轻松,原本局促的不安逐渐得到缓和,[悠太]踮起脚双手抱紧比自己高一点的少年,充满愉悦地喊出许久未见面友人的名字。
和悠太一起买完所需物品,两个小孩子慢悠悠的来到那雪家附近的公园,聊了好多对方有趣的事。
[那雪,没想到今天可以遇见你,我真是太高兴了]
[嗯,我也很开心。]
[昨天在来东京的时候,在寺庙祈福今天要有好运气,没想到还真灵验,妈妈原来没有骗我]
[真是太好了]
[那雪闭上眼睛]愉悦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神秘让那雪有些好奇,不过那雪还是闭上了眼睛,脖颈间呼出的气体感觉有些痒,仔细看的话,粉嫩嫩泛红的耳垂无不透露出心中少许的羞涩。
[好了]
如负释重的睁开双眼,雪嫩的脖颈间挂着淡蓝色的水晶吊坠,一条通体很小的蓝色透明海豚在圆圆的玻璃球内,旁边有一朵娇俏可爱的花儿,里面的晶体溶液“咕噜,咕噜”地随着小海豚的流动不停地变化,而玻璃球的顶端在不经意的晃动下发出“铃铃”微妙沙哑的声音,微凉的触感透过薄薄T恤切实地传达到那雪的心里,心里的“砰砰”地跳动在这一刻清楚的感受到了,如踩着有节奏的鼓点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一圈又一圈的来回重复。
手指微微颤抖的捂住胸前的吊坠,那一瞬间心脏强烈的跳动的余味还没有消失,睁大的眼眸在那一刻变得有些湿润,夕阳照射下麦田金黄色的发丝朦胧的遮掩住如此失态的一幕,嘴角下最美好的笑容呈现在眼前全心信赖的人。
那雪依稀记得那个黄昏温暖的太阳,宛如未经雕琢般祖母绿的宝石,在他们相遇的地方,激动的握着他的双手,一遍又一遍的说着[那雪,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即使有很多新干线,在遥远的路程,只要我们一直努力。一定……一定可以再一次相遇。]处于变声期的少年在最后一句无论怎么遮掩,嗓音因吼出沙哑夹杂着啜泣中赌气的意味而破音,青涩的脸颊两边还未消失的红晕再次变得通红,向太阳落山时流迹在天空最后一道边际令人难忘的一抹红,红的彻底。
然而在地球的另一端冉冉升起,照耀着渴望太阳的生命。
[嗯,一定。]